SARS Crisis: Thoughts from a Pastor (Chinese)

Saturday, 31 May 2003 @ 07:30 AM SGT

Contributed by: Anonymous


沙斯危机﹕一位牧师的反思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1. 你的神在那里?


当非信徒看到报导,有关牧师和信主的医生患上沙斯而病逝,他们问﹕你的神在那里?当我看到报章里,有关那信主医生的新闻,我却感到主对我说﹕在这光景当中,我在那儿?我在这儿。那些舍己为人的人,他们生命中,有我在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2. 教会历史的篇章



第三世纪,北非首府迦太基

逼迫行动结束不久后,罗马帝国爆发了一场恐怖的瘟疫,夺取了许多人命。许多异教徒以为是众神在惩罚他们,因为他们让基督徒存活,故此,城里的市民开始集体逼害基督徒,用种种的方法去伤害他们,杀他们。

基督徒不但没有以牙还牙,反而展现了他们从主耶稣学到的爱心,尤其是迦太基的基督徒。迦太基的异教徒被这场瘟疫吓得不知所措,丧失天良。如果有朋友病倒了,他们就管他们去死,病人死后,就把尸体堆在马路上。这样一来,没有埋葬好的死尸不但呈现残不忍睹的景象,更是臭气熏天,激增瘟疫散播的危险。

虽然异教徒只顾自己,教父居普良召集迦太基所有的基督徒,吩咐他们不要跟随众人的做法,说﹕我们就算照顾我们的朋友,也没什么了不起,更何况基督嘱咐我们去向异教徒和罪人行善,去爱我们敌人。祂曾为逼迫他的人祷告,我们身为祂的门徒,也应当如此行。

居普良接着就为弟兄姊妹分配工作。有钱的人出钱,还必须尽量作善事;穷的人即使没钱给,也能凭爱心出点力。这样一来,无论上层下层的人都很愉快地进行工作,他们不拘异教徒或基督徒,到处看护病人,安葬病逝者。

异教徒看见这样爱心的表现,都自问到底是什么驱使基督徒,又济贫扶弱,供给老人、寡妇、孤儿、奴隶的需要,又筹钱赎回奴婢的自由、或者帮助任何有需要的弟兄姊妹。异教徒可从来没有想过这么作!因此,很多异教徒稀奇这些基督徒的行为,领悟到福音才是真道,结果放弃偶像,跟从了主耶稣。

牧师的总结﹕
被基督教感化的君士坦丁皇帝逝世几十年后,在公元355年,朱利安登上罗马皇帝,他也是最后一个希望重振异教的皇帝。朱利安在一篇文章里写到,他认为,如果古宗教要成功起来,那么就必须比基督教的人更好照顾他人。朱利安皇帝的异教复兴运动终告失败。
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3. 教会历史的篇章之二



迦太基的大瘟疫结束过后,教父居普良写了一篇名为《论死亡》的文章,从一个肯殉教的圣徒的角度,分析肉体的痛苦和死亡的事实:

因为信徒与非信徒都染上了这个疾病,使有些人感到疑惑。好像我们基督徒的一生就是为了享受世间的欢喜,根本沾不到世间的痛苦,碰不到世间的仇敌!好像神所赐的一切平安喜乐都可以立即兑现!

适其相反,人活在世上,就难免共同遭受世界的患难。我们守其规律,一样生在世上,留在世上,有同样的肉身,只不过我们的灵魂已得重生。


教父居普良也指出,瘟疫无非是试验人心、磨炼基督徒的一段时期:

亲爱的弟兄姊妹,瘟疫看似恐怖危险,其实我们很需要它,不能不缺少它。它试验每个人是否有正直的心、也试验了整个人类:健康的人会不会照顾病倒的人、亲戚之间会不会彼此爱护、主人会不会体恤仆人、行医的人会不会远避哀哭求医的人、凶悍的人会不会因病而停止施暴、贪婪的人会不会因病而熄灭欲望、骄傲的人会不会因病而垂下头来、邪恶的人会不会因病而失去胆量、富有的人会不会在弥留之际把积蓄分给后代,甚至在没有继承人的情况之下把产业交给非亲属关系的人。瘟疫确实没有带来什么好处,不过它却给基督徒和神的仆人一颗乐意卸下生命的殉教心。瘟疫不是死亡、瘟疫是磨练。瘟疫使我们苦中知乐,视死如归,为我们预备永恒的冠冕。

本文英译摘自《尼西亚前期教父:至公元325年的文献》(英文著作)

0 comments



http://www.antioch.sg/article.php/20030611025608654